欢迎进入大可以行业资讯网官方网站!

中国十大灵异校园鬼故事排行榜!

鬼故事板块 2021-02-23 09:23:320本站admin

  这是快2年前的事情了. 当时 我还在上海念书. 每个星期四晚上,我们都会去特定的一个酒吧玩. 那天晚上,也不例外. 差不多快1点吧,我们觉得没劲 ,於是回学校去了. 我们学校晚上电梯是不开放的,晚回来的,都要走楼梯. 楼梯间的灯,是感应灯,我们3个女生,就一边聊天,一边大声踩著楼梯上楼. 快走到6楼的时候,我们发现楼梯角有4个女生围著一张小方桌打牌,好像都穿著睡衣 .(当时天气挺冷的...) 我们都觉得挺奇怪的,那麼晚了,还有人打牌,我跟另外一个好朋友当时还开玩笑,用北京腔特大声说了句: 半夜打牌? 牛B~~~~~~! 说完 ,3个人大笑著走上楼了. 走上去的时候,我怕她们误会牛B是骂人话,所以还特地回头看了看她们有什麼反应...结果,发现,她们从我们上来,到说完离开,根本就没有抬头看过我们一眼...我当时虽然觉得奇怪,但是也没想太多 ,也就不管,回宿舍了... 回到宿舍,她们两个就先睡了...我向来是最晚睡的,上了会网后,洗完澡,然后点著蜡烛,爬到上铺准备看书...跟我一起说牛B的那个女生是我好朋友,她来上海玩 ,所以跟我一起睡上铺同张床. . . 大概到了2点半左右,我也有点困了,於是准备吹灭蜡烛 ,睡觉... 突然, 隐约听到门口有声音...咚咚咚,开门... ...我想 可能是敲隔壁门呢吧...於是没注意...过了5秒左右, 又听到了 ...咚咚咚,开门... ...这次我听的清楚了,确定他是在敲我们宿舍的门. 当时我就一念头 ,会不会是有人梦游阿??...於是我就没撘理.躺下准备戴上耳机睡觉...可是,敲门的次数越来越频繁, 声音也越来越清楚,听不清楚是男生还是女生,声音很低沉...我於是静静地 准备再听下去.

  结果 没想到 他敲了20多分钟还不停!...我这时候居的有点不对劲了.想来想去, 於是叫醒我朋友. 我朋友被我推醒,摘下耳机,问我,干嘛? 我说 你有没有听到门口有声音? 她也仔细静下来,听了听......咚咚咚,开门... 我看到她眼神后,确定是我们两个都听到了同样的声音... 怎麼办?到底要不要去开门?其实我是想要去开门看个究竟, 可她说 万一真是什麼什麼的,就麻烦了...左思右想,我们都不知道该怎麼办..还是把她们都叫醒吧! 大家一起商量. 我说. 恩好. 我们又推醒上铺另一张床的那个女生,(就是跟我们一起回来的那个) 她醒了后, 也听了听,结果说出让我们哭笑不得的话: 神经病 敲门就让她敲呗!别吵我睡觉....说完又砰的倒下去睡觉. 我们两个狂晕... 这时候,我们真的是越来越害怕了...敲门声 说话声 一直不停地继续......咚咚咚,开门......咚咚咚,开门......咚咚咚,开门......咚咚咚,开门......咚咚咚,开门... ..................... 我向来胆子是最大的,可是当时 我真的打从心里觉得害怕...我们两个 抱在一起 几乎都快哭了!...我朋友还拿著手机 打国际长途到加拿大找她男朋友...结果他男朋友不在 去打球了... 怎麼办??怎麼办??J,我们不如装做没听到,听音乐睡觉好不好???我朋友说.....咚咚咚,开门... 我的妈妈阿...你还能装做听不到??我绝对不行...............咚咚咚,开门... 那怎麼办???........怎麼办???................咚咚咚,开门... 又过了5分钟 ,我们两个突然想到,去隔壁宿舍叫人!! 因为我们2个宿舍的阳台是连著的,所以可以从阳台直接到她们宿舍.!... 我当时穿的比她少,於是 ,她去隔壁叫人,我在床上等著... 我朋友跑去了隔壁宿舍,我就抱著膝盖 坐在床上,连动都不敢动...

  突然,敲门声停止了!...於是我试探著想下床,去隔壁宿舍,实在是等不下去了... 正当我把脚放下床沿的时候,突然!门被剧烈的敲了几下!!!...咚咚咚!!!!!开门...!!!!!!!!!! 我当时几乎就可以说是从 上铺跳下来的 然后以生平最快的速度跑向隔壁宿舍... 她们几个都没睡 太好了.......我气喘吁吁的正要跟她们说刚刚敲门声有多大的时候, 后面冲来一个人,猛撞了我一下! 天阿!!原来是那个叫不醒的......你不是说要继续睡觉的吗???怎麼又跑过来了??? 她重重捶了我一下说 MD!谁让你突然跳下床???我是被你吓到的!!! 8个女生狂晕........... 经过商量后,我们决定一起到我们宿舍去看个究竟 ,毕竟人多 ,胆子也就大了点... 於是...一个个,都操著家伙(扫帚 拖把什麼的...) 慢慢的往我们宿舍走...平时我就不该说我胆子大...结果被推到冲头阵....... 我们过去的时候,敲门声没有了 ,整个房间 楼道,一点声音都没有, 除了我们的急促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慢慢的,我们靠近门口了...我的心真的都快跳到喉咙了, 当时 也不知道为什麼,也许是真的好奇心作祟,我竟然傅下身,想从门逢里看外面...当我看到门逢外面空无一物的时候,正要抬头,..........咚咚咚!!!!!开门...!!!!!!!!!!哇!!!!!!!!!!!!!! 8个女生全部大叫著 跑到了隔壁宿舍 还锁上了阳台的门!..... ..............

  当时 我只记得 8张脸 没有一张脸不是吓到扭曲的 ,其中一个女生 就是被我吓到的那个,整张脸都是白色的 ,苍白苍白!!好可怕!!!........她说她八字很轻... 不在现场的绝对不会体会到我们当时的感觉...接下来的2个多小时,我们都是在听著 咚咚咚,开门... 的声音下度过...真的是极度恐慌...期间,我们曾经打电话到男生宿舍,让他们叫警卫上来查看,可是 每当我们听到警卫坐电梯上来,电梯发出 叮咚 的声音后,敲门声就会消失...可是 当警卫坐电梯下去,电梯门关上的那一秒,就又听到隔壁..................咚咚咚,开门... ................... 好不容易熬到快5点,天快亮了...我们几个就又打电话给警卫让他上来接我们下去到老师宿舍...当我们一个挨著一个,走到电梯里面的时候,电梯门却关了2次没关上...第3次,才慢慢的合上........ 接下来的事情,我就粗略带过了. 后来,我和我那个朋友,到另外一个朋友家 借宿了一晚,我是抱著自己,蜷在沙发上睡著的...

  那天中午,学校要我回学校,跟老师说明.我当时就觉得全身没力气,没办法去,於是,我朋友代替我去... 后来,她回来后,告诉我,学校否认一切事情.说是我们没事找事,也可能是同校的人开玩笑,(谁能开玩笑去敲门敲个3个多小时阿...而且当时我从门逢里面没有看到任何影子)... 最具悬念的,是我们后来回想起来,6楼的感应灯 ,一直就是坏的........ 我后来那天下午,就坐车,回家了.然后发烧,1个星期才好......... 之后,我和那个被我吓到的女生,搬出了宿舍. 宿舍空出来的2个床位,又有新的人住了进去...后来 ,她们跟我们说,只要坐到靠近门的那张书桌前的椅子上,就能听到.... ...............咚咚咚,开门... ......

  xx大学,402女生寝室里住着温柔的杨晓,漂亮的刘琦,爱恶作剧的唐玲玲,遇事冷静的欧阳逸冰,寝室长零和我。

  “听说在身上放5角钱再睡觉会在第二天的4点44分离奇死亡哦。”寝室快熄灯时刘琦冒出一句话来。

  在大家你一句我一句聊天的时候,12点马上就要到了。刘琦和玲玲手里拿着5角钱做准备。

  “5 4 3 2 1 ”杨晓喊着。刘琦和玲玲随着把5角钱放在胸口。

  第二天,第一个起来的零发现玲玲不见了,刘琦也不见了便也没在意,以为她们结伴上厕所了,零上午有课,便匆匆的走出去了,打开门一看,刘琦在门口目光呆滞的坐着,问:“玲玲呢?没跟你在一起?”

  刘琦没有回答,只是向厕所走去零急忙回来叫醒我们,跟了上去,只见刘琦一个一个地推开厕所门,推到第四个,“玲玲!”“啊!”杨晓晕了过去。

  玲玲死得很惨,只能通过她的睡衣看出是她,脸上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只是眼睛,瞪得出奇的大,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我们不约而同的想到了,5角钱的事。问刘琦:“昨天晚上,你有没有什么异常的感觉?”

  在K医学院男寝3楼的走廊里,冲刺着剩饭变质和男生体臭混合的怪味。在夜晚的时候,走廊窗户总是黑嘘嘘的,很难瞅得见对面的解剖楼。因此这里绝对不是个欣赏风景的好地方。但我却不得不呆在这儿,我的寝室已经被那些打牌的同志们霸占了,非常之吵。“阿强,你这里能看些什么呢?”一个男生在我身后响起来,吓了我一跳。“哦,是你呀。”借着走廊尽头那微弱的灯光,我看清了,是隔壁寝室的阿发。“你走路怎么总是这样没有一点声音的,吓唬人啊?”我笑着说。“是吗,习惯吧。”阿发也笑笑。停了一会儿,阿发突然问:“你曾经看到过对面解剖楼上有什么东西吗?”“没有过,难道你有看到过吗?”医学院的人总是喜欢搞恶作剧,比如在半夜12点猫在厕所里面装所谓的僵尸了之类的。因此,虽然是站在灯光暗弱的走廊里,对于阿发的话,我也没有害怕的感觉。我转过身来,背靠着窗户,看着阿发,指望他能说出些更有意思的话。“是的,我见到过的,它是白色的,人影,白色的人影。”阿发地脸突得严肃起来,认真地说。或许是因为阿发的表情,或许是别的什么,我突然感到有些害怕,似乎后背上就负着这样的一个人影,我不由得向前走了一步。“它就在解剖楼的上面,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当你用余光去看解剖楼的时候,你就能看到它。但是,如果你仔细去看却什么也看不到。”阿发一本正经得接着说。“这个,是这样吗?”我感觉我快要发疯了,我的思想随着阿发的声音开始混乱。我现在才知道我竟然是这样胆小的一个人!我是那样的害怕,甚至不敢动一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向解剖楼的方向瞄了一眼!“啊!”我飞跑着逃向寝室,我想我那时凄惨的嚎叫不回比黑夜里杀一只公猫更好听。当我跌跌撞撞的撞开寝室门的时候,满屋的人都吃惊得回过头来。

  我不知道我当时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以后的事情都是我的同学告诉我的。他们说我当时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冲向寝室,然后钻进别人的被窝,捂着被子发抖,已有人靠近就会大喊大叫。

  自这以后,我成了全班同学的笑柄。几个月里,我几乎很少出门,因为无论我走到哪里,都会有人冲我指指点点。我更不愿意看到阿发那轻蔑不懈的神情。

  3个月后,突然有人从解剖楼顶上掉了下来,整个脸都摔烂了。经过认尸,大家确定了,斯阿发。

  据说,我当时的精神及其不稳定。谁也不相信,在那天夜里,在男寝的走廊里,我看到的那个东西。我当时真的看到了对面解剖楼上的人影,白色的人影。而且,我确定,阿发当时也一定不是在骗我,因为他当时的神情是那样的肯定!

  我有一高中同学B,在D专读书,有段时间没联系了,偶然的机会在街上遇到他,当时我被他吓了一跳,只见他脸色发青,眼窝深陷,他给我讲了一个我有生以来最恐怖的故事

  大一刚开学班主任在班会上说:欢迎全班二十九位新同学!他有心数了一下,三十人嘛,心想自己一定是数错了,或者把班主任数进去了,也没在意。开学不久,同学们都熟悉了,只有一个男生,性格比较孤僻,而且走读,从不与人交流。小B是个热心肠的人,就主动去跟他聊天。一来二去,两人关系很好,只是那同学有两个奇怪的特点,一是从不与人握手,二是从不和别人一块吃饭。小B曾有幸握过他的手,直觉冷森森的,同时心里有些惧怕的本能感觉。小B也见过他吃饭,那是一个极偶然的机会,小B放弃了午睡时间,去教室自习,却发现那同学在吃午饭,好像是一块黑黑的烧烤,夹着一根葱,他见小B进来,神情有些异样,把吃剩的扔进桌子,笑了两声就出去了小B觉得有点好奇,加上从没见过他吃饭,就去掏来看,原来是一块烤的什么动物心脏,半生不熟的,葱也不见了,只发现半截粉笔,小B只是觉得奇怪,还是没有多想,就去自习了。过了一会儿,那同学又回来了,口中称饿,又去桌子拿那东西吃,忽见散落的粉笔,脸色大变,齿间有声,在教室里快速的转了两圈,又到小B身后,忽然说:小B,你后脑勺上有根白头发我帮你拔掉!说完马上动手,小B本能的躲闪,但那双冰凉的手已经到了他的脖子这时上课占座的同学来了,那人只得悻悻的罢了手,小B又发现占座的同学奇怪的看着自己而不是那人。从那以后,小B就觉得那人太过孤僻,有意疏远他,可那人却经常在别人不在的时候来找他,小B只得表面应付夜里却常常梦见自己被那人吃了,醒来又觉太离奇,所以从不向别人提起,只见身体日渐虚弱,脸色发青

  好不容易到毕业,那人在拉小B照过毕业照之后就再也没来找他。分配后的某一天,同学们小聚,小B忽然想起了那同学,于是问众人他分到哪里去了?大家很奇怪,说班里从来就没有这个人,小B与大家争执,说他也照了毕业照,就站在小B旁边,恰好有好事的同学带来了毕业照,一看之下,哪里有那人的踪影,大家都说小B喝醉了,只有小B才真正知道自己遇见了什么,而且从入学起就和自己在一起,整整两年时间,想一想恐惧得几乎气绝,从此不敢再住他的单人宿舍。可就在前几天,D专大学校庆期间,他回去玩,在熙熙攘攘的校友中间,他又发现了那同学,正趴在一个校友的身后,嘴里含着校友的一根白发,狠命得吸着

  6年前,我考入了S工学院,我很不喜欢这里,J是我唯一的朋友。他总是一套运动服,却带着一块旧怀表。5楼的阶梯教室是我们常去的地方。J有个怪癖,就是上楼时总得数每一层楼的台阶。

  那天晚上,在去往阶梯教室的黑乎乎的楼梯上,他还象往常一样数着台阶。“9,10,11,奇怪!”J突然说。“哦,应该是12级的,但是,今天我只数到11。”

  我当时很恼火,但因为没办法,“9,10,11,”当我和J两人数到最后一级楼梯时,我突然感到背后冷飕飕的,头皮都要炸开。楼梯!楼梯真的比平常少了一级,变成了11级!黑暗中看不到J的表情。就想,就像没有表情的尸体。我抛下J飞也似的跑下楼。

  在寝室的床上,我发现我根本不能安静的躺下或者坐下。我只有来回地踱着步。同寝室的人都还没有回来,于是我开亮了所有可以打开的灯。

  似乎过了一个世纪,终于有人回来了。于是,我便立即拉上他们,打着手电筒去阶梯教室找J。

  我们找遍了所有可以寻找的地方也没有找到其后的校方和警务人员也没有找到他J失踪了。

  J失踪后的3年,S工学院开始扩建。当巨大的挖土机推倒有阶梯教室的那座楼时,在4楼楼梯的废墟中,人们发现了一堆白骨。白骨中间,有一块旧怀表。

  我知道,那时J。因为,我听说,如果一个人在上楼的时候发现少了一级的话,他就会去代替那一级楼梯。

  那是一个外语学校的女生宿舍,有一些时间夜里经常有一个穿红衣服的女子深夜上门推销,也不知道她是怎么逃过楼下检查的.天天夜里都来,一间间房间的敲,如果有人开门就问;要不要红衣服/由于女生被吵后非常生气,都大叫着不要,一连几个晚上都这样.有一个晚上,那个女子又来了.咚!咚!这时门开了,从里面冲出一个女生对她大吼;什么红色的衣服?我全要了.多少钱?

  那女子笑了笑,转身走了,也没给她红色的衣服,那晚上大家都睡得很好,没有人再来敲门了.第二天,宿舍里的人全都起来了,只有那个冲红衣女子大吼的女生还没有起床,她的同学把她的被子掀开,她,她浑身都是红色的,她上身的皮已经被剥开了.血流得潢身,看起来就像是穿了一件红衣服.

  凌晨一点,当钟楼的钟声传来,在那个空荡的实验室里点一个台灯,然后把一支笔往身后扔......听见笔落的声音了吗?

  我不喜欢当医生,虽然救死扶伤很神圣,虽然在医生的手中可以挽救很多生命,但我们必须面对死亡,.死亡太残酷,我不喜欢!不过,最终我还是屈服在父母的目光下,二十年来,我已经渐渐地习惯了这样的让步,我走进了那个医学院,

  我在半年前迅速习惯了死亡,它已经在我的眼中变得麻木,老师让我们不厌其烦地研究着每一个器官,那些曾经有生命停留的物质在我们的眼中已经变得和一本书/一支笔一样寻常.每当我向高中的同学谈及这些时,她们总是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我____医学院的学习就是这样!

  我在学校的实验楼里认识了阿玲,她已经大四了,为了考研,她每天在实验室里的时间比宿舍的时间还长,因为她的率直,我们一直比较合得来,有时候我很佩服她的胆量,因为我至少不敢一个人在实验楼里读书读到深夜的,她从不相信灵魂鬼怪的任何传说.对那些爱尖叫的女生她总是不屑一顾,就她的话来说;医学院的学生不该怕鬼的.

  我只是想和她开一个玩笑,真的,仅仅是一个玩笑.所以我编了一个慌言;凌晨一点,当钟楼的钟声传来时,在那个空荡的实验室里点一个台灯,然后把一支笔往身后扔.....如果没有笔落地的声音,那么转身看看,有什么站在你的身后.....阿玲笑着骂我是个无聊的小孩子,然后就匆匆走进那座灰色的大厦.....

  阿玲死了,在那间实验室里,验尸报告上说的是死于突发性心脏病.

  我也开始准备考研,我在实验楼的时间越来越长,我也不再相信任何关于鬼怪或者魂灵的传说,我已经淡忘了关于阿玲的一切.....

  四年来,死这个字在我的脑海里已经模糊,它只是一个语词,或一些指数....脑死亡超过6秒将成为永不可逆的死亡....

  夜,也许夜已经深了吧.几点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太多的资料和东西堆潢在我的脑袋里.风吹得实验室的窗户吱吱地响,可这一切都不在我注意范围内,远处的钟楼传来一声低沉的钟声....当.....

  低沉的钟声,仿佛黑暗中最深处的震荡,我擦拭着酸涩的眼睛...那一声钟声像记忆的天幕,我想起了三年前自己编的那个诺言,还有....阿玲...!

  手里的笔突然变得格外显眼,它仿佛带着一股不安感,带着灰色的情绪,带着我的一颗心.....我不安地注视着它,自己的手仿佛手去大脑的控制,在黑暗中,划出一道线....笔已经扔向身后,,,,,,心跳....一下,两下....夜依然是静静的.....骨头深处已经有一股凉意在翻滚,不可能....!

  我又拿起一支笔,往身后一扔,....没有....没有声!一种叫做恐惧的东西向身体的每一个毛孔扩张....

  我们学校的女寝室一共有三栋楼,分别为一舍二舍和三舍。一舍共有七层,我们就住在第六层,最上面的一层放着一些唱戏的道具和服装服装........

  走廊是很长很长的长长的走廊静的让你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我常常都不敢大声呼吸,生怕耳朵听到相同的呼吸声。昏暗的四盏白炙灯发出微弱的灯光,晚上谁都不敢轻意出去,就算要倒水或是...都会找人陪自己去或干脆等明天。

  我清楚的记得,虽说已经是夏天了,可没到四点,天已经暗的不能在暗了。窗外冰雹般的雨点不停下着,阴冷的风好像从地狱里吹出来的。

  就在那晚,风把厕所的玻璃打碎了,玻璃的碎片散落了一地。长长的走廊里,只有我们的寝室门前的那盏还亮着,我心想

  “还好我们的门前还是亮的嘻”

  那晚练完琴,我们回到了寝室,我的好朋友婷婷洗淑完毕要出去倒水,就让我陪她去,我同意了。昏暗的长长的走廊里回响着我们俩“嗒.嗒.嗒”的脚步声。婷婷端着水盆走在前面,从寝室到厕所的灯光越来越暗。我说:

  她没有说话,就在刹那间我的感觉很怪,说不出来的怪,她突然间回过头,什么表情都没有,惨白的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当我看到她的眼睛的时候,我清楚的看到她只有一对白眼仁。我以为她吓我玩呢,我就盯着她看,心想

  过了大约有2分钟了,她表情一点都没有变,眼睛也没有变,连眨都不眨一下。那种奇怪的感觉又一次席卷我的全身,我打了个寒战心里越想越害怕,我一口气跑回寝。嘴里还喊着:

  “喊什么呀,鬼哭狼嚎似的,难听死了,什么时候连喊都变得这么难听了呀.....哈~~~~”

  “说什么呢,你什么时候都不会说话了呀,哈哈....”她们笑着对我说。我可是怕极了,要不早和她们吵起来了。我刚回到床上,婷婷就进了屋,她们都你一句我一句的说起来了,我看了她一眼还和以前一样呀,心想 “难道我眼花了???”

  我还是有点害怕,我发现只有我和她对视的时候,她就会没有白眼仁,我不想看她了,干脆睡觉好了。我和婷婷是对头睡的,半夜的时候,我觉得脸上好像有些粘粘的东西。我慢慢睁开眼,没等我看清脸上是什么东西呢,我感觉到什么物体浮在我的身体上面。啊!!!婷婷她那双没有白眼仁的眼睛死死盯着我看。

  就在我说的时候我睁开眼睛....才发现婷婷一直睡在她自己的床上--睡觉--睡觉呀。我心里害怕极了,整晚没睡也不敢睁开眼...终于到了早上。我找到了老师和他说:“想换个寝室....”老师太好了,给我换了寝室。之后的每天晚上,我原来的寝室同学都碰到了和我同样的事情......

  最后,寝室只剩下了两个人,婷婷和胡月。后来胡月和我讲,晚上的时候婷婷让她陪自己倒水去,可她不想去。也是害怕我们和她说的事吧,就和婷婷说: “不去,你自己去吧,..”

  “你陪我去倒水吧,你陪我去倒水吧,你陪我去倒水吧..........”

  表情不变,端水的姿势也不变,就连说话的声调都没有变。她有点害怕了,就走到门口想躲开她,刚把门打开一半的时候,她的好奇心驱使她回过头看了婷婷一眼。只见婷婷还看着她的铺,说着同样的话,什么都没变。她怕极了,刚要转过身跑--只见婷婷突然盯着自己,用她那没有白眼仁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恶狠狠的说:

  胡月转身要跑的时候,她的面前一下出现了一个穿着戏服,画着戏脸的女人

  “喂,喂起来了,没事吧....”胡月听到有人和她说话,胡月慢慢睁开眼睛,说:

  “我们刚才发现你在寝室门口晕倒了,进屋一看,婷婷的铺和她穿的衣服都是白色的,婷婷死了...我们就敢快给老师打了电话,之后就把你送到了医院,你没事了吧?”

  后来,医生和我们说,发现婷婷的时候,经检查婷婷已经死了----七天!我心想:“可能第一天我陪她的时候,她已经死了吧!”胡月把我拉到她的身边,和我小声的说:

  “我晕倒的时候,好像做了一个梦,梦里就是我看到的那个穿戏服的女人,在我们的走廊,唱着很悲的戏,唱着唱着就从我们的厕所窗户跳了下去之后我就被叫醒了,你说是怎么回事?”

  过了不久,我听上届的朋友说:“以前有个女生她学习和专业很好的,就是家里没有钱。她当时报考的是中央音乐学院,那时的名额只有一个,她的专业和文化课都已经过了分数线。可是当时我们学校有个很有钱的学生,可能因为有钱吧--她没有考上。就在这个时候,她的男朋友也因为她没有考上,而提出了分手,她受不了这刺激,觉得学校很不公平,就在她当时住的地方跳楼了,她住的地方就是我们那个楼层。

  一日,经过一面老墙。上面粘贴着招人启示:高中教师,高薪。如安全教满十天。即付10万。联系电话:########.联系人:王校长。明南高中。

  当下心想。这种事情都我碰上了。10万,鬼才信。转身就走。忽然,听到背后二个女生议论。

  那一个回答:只是,据说,只有一个女老师拿到了那10万。那个女老师是个瞎子。听说,很多人失踪了。有几个跑出来的人都被吓成了神经,只会说:鬼,鬼,不要过来于是,这就传开了。这么几年,都没有人敢再去呢。

  我对面坐着那位王校长。看起来有四十多岁了。一个干瘦的男人。看上去让人有种马上拔腿想逃的阴森。

  他忽然笑了。看起来阴阴的。说道:你可以去问问那位唯一拿到奖金的老师。她叫伏清。这是她的地址。还有,如果,你真的准备来上课的话。明天下午三点再来这里。眼前是一个安详的女子。清秀且苍白。

  她哀愁的笑了。回答:不知道,因为我看不见。看不见的事情我不会枉下断语。只是

  只是,我劝你还是不要去的好。因为,我感觉到了很多的

  伏清的眼睛这时忽然睁大,我看见了她向我摇着头。一个劲的摇着头。我知道她劝我不要去。但是,这样让人好奇的事情,我怎么可以止步不前?

  临走之前,我再回过头去深深的看了伏清一眼。她低下了头。象是很难过的样子。

  他向我宣读老师的规则:每天下午七点到凌晨二点上课。只要在这段时间里在教室里。其他的,随我自己安排。

  在这段鬼时间里上课。吓都会吓死。还不定是给人上课呢。想到这里,我忽然打了个冷战。想起了伏清低垂下去的头。

  这时已经七点钟了。外面的天全都黑了下来。教室中只开着一盏昏黄的灯。学生们静静的在下面看书。不懂的互相的询问着。我这才明白没有老师他们是怎么学习的。

  到一个脸色惨白的少年缓缓站了起来。低着头。

  学生们默默的收拾好书包。慢慢的走了出去。我心中疑云密布。这么晚了。他们回哪呢?

  我跟在他们的后面。看见他们走进校园北面的一座寝室一样的大楼。我还想再跟上去。被一个人拦住了。

  他慢慢的说:老师,在这里,好奇心不要太强

  我回到了教师休息室。这里有着一套套很周全的设施。我洗过澡后,躺在床上。没有关灯。便慢慢的陷入梦乡。

  我静静的坐在床上。忽然,好象有一样东西碰到了我的脖子。那是一样冰凉的僵硬的东西。象是,死人的手。马上又缩了回去。

  其他的老师也发现了这点。脸色马上都变的煞白。这时,王校长走了进来。他象是知道我们的心思一样的。

  阴阴的说道:忘了告诉你们。这里每次进来的老师,都只能够出去一个。其他的,都会失踪。你们,好自为知吧。

  我没有跑。站在楼上看着他们。看见他们没有打开校门。惊恐绝望的在门边敲打着。

  本是正午大太阳的天气。忽然,乌云密步。天又黑暗了下来。我慢慢的坐在沙发上等着。四下又是一片黑暗。

  然后,我听见了打斗的声音。是那四个老师。他们相信始终能够出去一个。于是,愚蠢的希望倒下的是别人。

  心慢慢的下沉。这次,进来的人中间。脚步声有五人。但是呼吸却只有着四人。

  还有一个我不知道是什么

  在一片黑暗中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在这个不是你倒下就是我倒下的时候,被其他的人抓住。那就意味着死。

  耳边先是安静着。忽然,从我的左边,传出了一声惨叫。一个躯体倒下的声音。

  刹那,恐惧,绝望抓紧了我的喉咙。但是,我始终,没有出声。也尽量的屏住了呼吸。

  我还是在那个沙发上。四下有了一点点的灯光。奇怪的是。地上没有死去的老师的尸体,没有血迹,什么都没有。就象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是我做了个梦一样的。

  我们拿着蜡烛走进那几位老师的休息室。只见被褥整整齐齐的放着。象是根本就没有人睡过的一样。

  她说:我昨天杀了一个。杀了一个。将水果刀捅进他的躯体。但是

  她狂野的吻住了我。我没有动。任她近似疯狂的扯开我的衣服。然后,她抬起一双泪眼看着我。她说:我怕。

  在恐惧和绝望的深处,我别无它*。于是,只好用欲望来抒发着一切压力。期希可以平静的面对即将到来一切。

  然后,我背负着手看着他们收拾好书包。鱼贯而出。我发现,每次都是张若水走在最后。

  阴森的楼道中。我们没有点燃蜡烛。只是手拉着手在黑暗中摸索着。我们决定一定要找出事实的真相。这是我们能够活下去的唯一出路。

  忽然,我感觉到了一阵冰冷的气息来临。心中一下惊冷。马上贴着墙壁而立。果然,一阵脚步声从我们的身后而向前走过。没有发现我们。所以,继续向前巡视着。

  才来到一个个类似宿舍的门边。门上都挂着班级的名称。我们找到了我所在的班级的门前。

  小心的看着四下无人。于是,往里面一看。什么异常的情况都没有发现。学生们都在里面熟睡着。

  回过头来。张若水的惨白的脸面对着我说道:老师,你的好奇心太重了

  就是那个一直没有来上课的学生。看着他的脸,我想起了王校长那张干瘦的脸。想必,是父子。

  学生们慢慢的围了上来。这时,他们近的我都能够闻到他们身上的腐臭味。一块块腐烂的躯体掉落下来。

  一双双手将我和玲拖开。那些手中间,有着枯骨一样的。有着腐烂的。只是在那个时候,我的心里已经一片平静,玲,我希望你能够活下去。

  他忽然大笑起来。笑过后用依然阴森的眼睛看着我。说道:你想知道的一切事情,都等到上完十天的课后。那时,一切都会揭晓。

  这天晚上。我带上了一副隐形眼镜,它能够使我看不到一切。就象伏清一样。成为一个不是瞎子的瞎子。

  我闻到了一阵阵腐臭味从我身边飘过。依然是只有脚步声没有呼吸。它们已经不用在我面前用障眼*了。全都露出了原形。

  在最后一节课上完以后。我取出隐形眼镜,看到了所有的学生都和预料一般的是行尸走肉。他们向我鞠了一躬。然后,都化成了一滩滩的脓水。汇聚到了一起。然后,都消失不见。

  我始终记得,她在我怀里样子。我醒来后没有看到她时心中的疼痛,我想我爱她的。只是,我不知道她在哪里?

  旁边有着简介:于1998年食物中毒。全校师生无一幸免。下面是长长的名单。

  还有那四位失踪的老师。还有我看见了一张熟悉的笑脸。那是玲

  正放暑假,同学们都陆续回家了,学校里只剩些勤功俭学的同学和一些还没来的及回去的同学。女生宿舍也基本没人了,有栋四楼的一间宿舍还有两位同学没回家,她俩关系很好又是上下铺,平时就像姐妹一样。她俩都想在城里玩几天再回去这两天她们白天一起出去玩,晚上就回宿舍睡觉第三天,上铺的同学说他男朋友有事找她,所以今天就不和她去玩了下铺的同学说:“那好吧~”,然后就自己出去玩了。晚上,天黑了下铺的同学才回宿舍,看到上铺的姐妹还没回来就先洗洗睡了。半夜迷迷糊糊中被宿舍的电话吵醒了起床一看12点了,看看上铺的姐妹还没回来,想想可能是和男友在外面过夜吧,所以现在打过来她走过去接电话“喂谁呀?”,电话那边静得出奇过了一会儿才听到对方低沉的说:“好姐妹背靠背”。“搞什么鬼呀”她骂了一句,心想肯定是那丫头搞的恶作剧,回来一定好好教训她,然后挂电话继续睡觉第二天,直到晚上上铺的姐妹还没见回来。她心里想该不会是回家了吧?然后睡自己的觉。半夜里电话响了她走过去接电话和昨晚一样只听到对方低沉的说:“好姐妹背靠背”。突然她感到背脊发凉,马上挂了电话,心想这丫头太可恶了,语气也太吓人了就这样她回到床上辗转了好久才能入睡第三天,晚上上铺的姐妹也没有回来。看来是真的回家了!她想。但是半夜里电话又响了一看是12点钟,电话听到的还是:“好姐妹背靠背”。虽然在心里告诉自己是恶作剧,可还是被吓出了冷汗学校静悄悄的宿舍也静悄悄的这回她再也睡不着了,心想天一亮就收拾东西回家去,就这样在床上辗转直到天亮

  听说那女的死相很恐怖,脸发紫,眼睛瞪着,舌头伸出后来警察抓住了凶手,凶手就是死者的男友。原来她男友有精神分裂,他曾看到他女朋友和一个男同学的在一起还很开心的样子,就怀疑他女朋友背叛了他,然后那天来宿舍找她时,把她掐死了绑在床底下但那男的拒不承认有打电话到宿舍吓唬人

  不知道他是不是在说谎,而据说电话里是个女的声音和的死者声音很像

Copyright @ 2011-2019 大可以行业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联系QQ:  邮箱地址:21123@qq.com

 备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