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大可以行业资讯网官方网站!

有趣的人是什么样子的

奇趣事 2020-03-31 10:35:356本站admin

  读了好几篇文章,都是论述“怎样成为有趣的人”,读后意犹未尽。茶余饭后,一直在脑际萦绕。

  然而他不愿意囿于这功利的世界,每天和呆愣愣的数字打交道,关在格子间里,日子每天都像同一天。

  这本书写的是他从北京一路搭车去柏林的经历。一路风餐露宿,每天都不知道下面的路途,会搭上什么车、遇上什么人、看到怎样的风景。

  一路上,搭车的时候也会跟着司机到他们生活的地方,看到各种奇异的民俗,品尝每个地区独有的滋味。

  因为对世界的兴趣超越了称为世人眼中成功人士的兴趣,他选择了用一个行者的眼光去看世界。他的世界更大,更有趣味。

  不过,我觉得必须要满世界寻求才能不无聊的人,只能算是小“有趣”。大“有趣”的人,是平淡的日常,也过得兴趣盎然。

  如果说谷岳是把他向往的世界当作他的驿站,三毛就把她梦中之地变成自己的家园。

  在撒哈拉沙漠,三毛和荷西结婚的时候,只有一间租来的房子、可以说“家徒四壁”,非常纯粹的裸婚。

  用空心砖铺在房间的右排,上面用棺材外板放上,再买了两个厚海绵垫,一个竖放靠墙,一个贴着平放在板上,上面盖上跟窗帘一样的彩色条纹布,后面用线密密缝起来。

  桌子,我用白布铺上,上面放了母亲寄来给我的细竹廉卷。爱我的母亲,甚至寄了我要的中国棉纸糊的灯罩来。

  陶土的茶具,我也收到了一份,爱友林复南寄来了大卷现代版书,平先生航空送了我大箱的皇冠丛书,父亲下班看到怪里怪气的海报,他也会买下来给我。

  姐姐向我进贡衣服,弟弟们最有意思,他们搞了一件和服似的浴衣来给荷西,穿上了像三船敏郎——我最欣赏的几个男演员之一。

  等母亲的棉纸灯罩低低的挂着,林怀民那张黑底白字的“灵门舞集”四个龙飞凤舞的中国书法贴在墙上时,我们这个家,开始有了说不出的气氛和情调。

  用棺材外包装箱拆卸的木材,做成了衣柜、书架,用铁皮和玻璃做的风灯、荷西从沙漠里找回来的、摆在书架上的骆驼头骨,旧轮胎改造成的鸟巢坐垫,沙漠麻布色彩热烈的窗帘。

  因为经常请朋友们来吃饭,荷西的上司慕名来做客。点名要吃几道中餐。三毛每样都“巧为无米之炊”,冬笋炒冬菇,用的是小黄瓜,客人说这是他们吃的最好的一顿“嫩笋片炒冬菇”。

  日常吃饭,一个粉丝,在鸡汤粉丝汤里面是“雨”,到了“蚂蚁上树”,就是加工过的尼龙线,最后的“韭菜粉丝肉盒子”,干脆被荷西误以为是鱼翅了。

  被囚在山洞里枯坐几十年,他没有无聊孤寂到发疯,却自创了一套空明拳、尤其是还练成了一心二用双手互搏,

  他是一个满怀童趣的人,被逼跳海,还把鲨鱼当成坐骑,骑鲨游海,不要太拉风!

  在清华上学的时候,看到同窗许振德君倾慕一位女同学,上课的时候老是暗送秋波,就画了一个系列的“许眼变化图”,很多年之后,许君说起,还哈哈大笑。

  寒夜里帮猫儿打架,听到他家的猫和邻家的猫打架的动静、就立刻拿起长竹竿杆上前助阵,

  每天往女儿被窝里埋地雷,把各种的毛笔、书之类东西藏进女儿被窝。杨绛先生说每天玩儿也没啥意思,他们父女俩却乐此不疲。

  逗女儿说新作《百合心》里面有个最不好的女孩子是她,吓得女儿天天找他的手稿。他就到处藏。最后一个藏,一个找,再也找不到了。

  生活中很多的事情,就是因为过于一本正经才会索然无味。如果都像道学先生一样,做什么事都要用标尺量一量,别说有趣了,那还有什么生趣呢!

  但是仅仅能够博人发笑,却不见得让人觉得有趣。一味出乖露丑,哗众取宠,只会让人觉得很low.。

  “昔一大臣,出使红毛国,着狐腋冠,见国王。王见而异之,问:‘何皮毛,温厚乃尔?’大臣以狐对。王言:‘此物生平未曾得闻。狐字字画何等?’使臣书空而奏曰:‘右边是一大瓜,左边是一小犬。’”主客又复哄堂。”

  这里有一条机锋,“狐”字是怎么写的?左边一个“犬”{部首“犭” },右边一个“大瓜”,蒲松龄先生是山东人,山东话“大瓜”的意思是傻瓜。这是拐着弯儿骂自己左右的两位来客呢。

  真正的有趣,应该是思想的有趣。在最无聊乏味的生活中能够写出有趣的文字,七尺之躯,方寸之地,思接千载,视通万里。

  苏轼挚友佛印,虽是出家人,却顿顿不避酒肉。这日,佛印煎了鱼下酒,正巧苏轼登门来访。佛印急忙把鱼藏在大磬(木鱼)之下。苏轼早已闻到鱼香,进门不见,想起当日遭黄庭坚诈戏,心里一转计上心来,故意说道:“今日来向大师请教,向阳门第春常在的下句是什么?”佛印对老友念出人所共知的旧句深感诧异,顺口说出下句:积善人家庆有余。苏轼抚掌大笑:“既然磬(庆)里有鱼(余),那就积点善,拿来共享吧?”

  本来夜深归来,童仆居然不给开门,他应该非常恼火才对。可是他却写了这样一阙词出来。

  他第一次给我们上课,就让我们大为惊叹,听说是已经退休的老教授返聘,可是他面容红润,精神饱满,中气十足。

  实变函数实在是抽象的要死。可是他讲得活泼有趣。年月久远我已不记得他讲的课,所有和时变函数有关的知识也早已如数打包归还了。

  在学习这个概念的时候,先生开自己的玩笑:你们看我的五官,就是一个“疏朗集”。

  他先是拿来一根绳子跟我们变魔术。不知怎么玩儿的,把我们套进去,他自己却总能够逃脱。

  看到我们有同学唱歌,他就吹口琴伴奏。据说他还会二胡。但是乐器费劲,没给我们表演过。

  第二年的乒乓球世锦赛,我和同桌因为都是球迷,就跑到先生家里去蹭电视直播。那个时候互联网还是一个概念,我们日常是只能听听收音机来了解新闻的。

  结果我暴露出吃货的本质,这么多年过去了,当时的球赛已记不得多少,却独独对先生做的红烧肉念念不忘。

  那是我这辈子吃到过的最好吃的红烧肉。真正的肥瘦有度,甜而不腻,软糯适口。

  先生那时候六十岁多一点,老伴儿已经去世了。儿女都在老家上海。他独自住在工作了一辈子的大学里。

  年轻的时候,活泼开朗就给人有趣的印象,要到“当你老了”的时候,看你每天的日常,精神状态,才会知道,你是不是“有趣”。

Copyright @ 2011-2019 大可以行业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联系QQ:  邮箱地址:21123@qq.com

 备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