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大可以行业资讯网官方网站!

那些能吓死人的鬼故事【慎入!】

鬼故事板块 2020-10-19 15:13:141本站admin

  这天晚上小$和小#都没睡着,半夜十二点刚过,隐约的哭声又飘来了,咿咿--呀呀--,令人寒毛倒竖。小$对小#说:“我们去找找吧。”便拉着小#寻声走去。小#早已面如纸色,木木的由小$牵着走。深夜的宿舍走廊弥漫着鬼魅的气息,几盏忽明忽暗的小灯照着,把她们的身影长长的拖在地上。她们巡着这哭声来到了四楼。这层楼面几乎所有的房间都关着。在这里哭声听起来更凄惨,更恐怖。现在连小$也有点害怕了。她们来到一间寝室门前,这里就是传出哭声的地方。这间寝室显然已空关了很久,门上斑驳的旧漆和一些蜘蛛网表明这里好多年没人料理了。

  这时恐怖的哭声突然停止了,留下死一般的寂静。小$定了定神,看了一眼发抖的小#,然后用力推门,但是门锁得死死的,根本推不开。小#颤抖的说:“我--我们回去吧,我好--好怕!”小$根本不听,她发现这扇门的锁是老式的,有一个小指指甲般大小的钥匙孔。于是她就把眼睛对着钥匙孔朝里看,只看到血红的一片,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她揉了揉眼睛再朝孔里看去,依旧是一片血一样的红色。她喃喃的说:“怎么尽是一片红色呢?”听到这话的小#一下子瘫倒在地上,发青的嘴唇颤抖的说:“学姐说,那女生吊死的时候--眼睛被血染红了--小$,她的眼珠是红色的!!!”

  31.大约在七x级的年代,在闻名全省的师范大学女舍,曾经发生这样一段故事,一个女同学因不知受了何种创伤竟然跳楼自杀,but这种自杀方式跟别人不同,因她是头先落地。从此在女一舍走廊xxxx室经常听到类似以头撞地的声音:碰.....碰.....从走廊遥远的那一头,慢慢的靠近,慢慢的靠近......突然声音停止,不在跳动,原来所停的地方是她生前所住的寝室,她就以凄凉的声音说,某某某在吗?她的室友都知道,这是她回来了......但没有人敢去开门...这样的情形,一直维持了好几个礼拜,但久而久之,这种情况也就愈来愈少。

  过了不久,暑假到了,随著假期的来临,宿舍的学生也都纷纷的回去了。而这种可怕的事情却未曾停止......一天晚上,女生宿舍的管理员在清理宿舍(由於大家急著回来,没有好好的整理寝室,所以可怜的管理员,只好一间一间的清理了),清理到这间传闻颇多的放间,心里也就毛了起来。“但传言归传言,没有根据的事情....唉!不要去想它”,管理员心中想著於是便大胆的开了房门,只感觉阴气阵阵....注意一看,原来是北边的窗户没有关上,这时心中便安了起来,於是想上前去关上那个窗户,就在他关上的那一刹那,突然听到碰一声,他回头一看,门已经自动关上了,这时他的心中那种不祥的预兆又产生了,就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这个可怕的声音碰....碰....碰..又从遥远的走廊尽头,由远而近,慢慢的,慢慢的靠了过来。

  “这时不管有没有这个传闻,已是无关紧要了”,他心中想著,他非常害怕,但又能如何呢?总不能坐以待毙,於是他想说暂时躲在2号床位的书桌底下,等她过去了再出来,这样或许能逃过一劫,但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这句话活生生的证明在他身上。她停在门口,没有在跳动了,以凄凉的口气缓缓的说“你..不..用..在..躲..了..我..已..经..看..到..你..了”,管理员心想说,“我躲在桌下,而你也没有开门,怎麽可能看得到我呢?”於是管理员走到门前弯下身子,将脸贴近地面,想看看那一个女鬼当他从底下门隙一看,居然看到两个血淋淋的眼睛,以哀怨的眼神看著他.......

  31.话说一个学校,位于郊外,平时就流传着有关不少奇怪的事情.有一个女生宿舍,有7个女生,平时相安无事,但是有一天,住在下铺的小萍,怎么也睡不着.这一晚又出奇的安静,静得连自己的心跳也听得到.室友们全睡着了,只有她还在床上发呆,看了一下手表,快2点了.哦,快睡吧.明天还要上课呢,她这样对自己说着,她仰着脸,突然,她发现床上挂的蚊帐在慢慢下沉,住过宿舍的朋友们都知道,挂在床上的那纹帐从上铺吊下来的样子.她有点奇怪,开始还以为是风,但渐渐地发现像有个东西从蚊帐上面映下来.小萍仔细看看,是一个人脸的样子从上面浮显出来,并慢慢清晰了,是一个男人的脸,还是对她笑.小萍吓得大叫一声,全宿舍里的人都醒了.大家纷纷问她什么事,她吓得指着床说;有鬼,全宿舍的女生都吓坏了,左右看看,什么也没发现.小萍,你在做梦吧.别开玩笑啊,大家还是有点害怕的,可能吧.小萍也搞不清是怎么回事,可能,算了,睡吧.一定是做恶梦了.就这样,大家又回到床了,.这一晚上相安无事.但是从此之后这个石膏一样的男人脸就缠上了小萍,每晚上都出现.搞得这个室的人再也没有睡好觉了.不可能每一晚上都做同一个梦啊,大家决定向学校反应.但有谁信呢?不过教导处的一个人想了想,对小萍她们说:你们今晚回去睡,我带几个保安守在外面,一有事就叫我们.

  夜晚夜晚来了,小萍和室友们早早上了床.教务主任和五六个保安,十几个自告大无畏勇的男生守在外面.这么多人,那个鬼还敢来吗/不知道谁嘀咕着,2点,小萍死死地盯着上面的蚊帐,那个男人脸会来吗/一切都安静得很,慢慢地,蚊帐双下沉啦.又来啦.那个白色的男人脸一样的盯着小萍笑着,今天还笑得特别明显.来啦小萍大叫一声,刹那间,所有的人一涌而入,:哪里,在哪了他没走,他在那了奇怪的是,只有小萍看到.别人却看不到.在哪啊大家都搞不清楚,在房间左右直看,.在窗户那了.在那儿,他要出门了.大家随着小萍的手一看,可是什么也看不到,那就跟着他吧.教导主任说

  于是,一大堆人就跟着小萍出了门,小萍看着那张脸,大家看着小萍.出一校门,来到一具烂水塘.那张脸对小萍笑了笑,就跳了进去.他跳进去了,他跳进去了.不见了小萍大叫着第二天,有关部门来将烂水塘里的水排干了,猜猜发现了什么/一具尸体,是个男生,原来,几周前这个大学失踪一个男生,学校和公安四处去找却没有结果,没有想到死在这里了.后来证明他就是那个男生.人们将这人照片给小萍看,她认出那张白色的脸就是那个人.

  32.一个晚上,小明和朋友们球玩到一半时忽然很想上厕所,便一个人跑到厕所里去了.夜晚很静,厕所里空无一个人,小明刚一走进厕所.就听见好像有人在说打不开啊,打不开啊.声音还是从最里面的一格传来的,小明走过去问到:谁啊,谁在里面啊.是门打不开吗/那个声音还在继续,小明伸手一拉,那门便吱嘎一声开了,小明边开边说;这不是开了吗?然而,里面空无一人.!!!吓得他一声大叫,连忙跑回了伙伴中间,众人议论纷纷.小周大声地说:一定是那个传说中的鬼.任晨!他就是因为心脏病发作,门锁又坏了,结果死在了厕所里.

  胡说八道!有一个不潢了,那是本校最大胆的伟.这世界上哪有鬼,我才不信呢.众人决定再去看一下,进去一看,什么也没有.伟便得意起来,我说没有吧,.小明是看错了,大家也埋怨起小明来,就又回去打球了.这时,小周拉着伟说:你等我一会成吗/我想上厕所了.你可千万别走啊.伟只好在门口等.等小周进去后,他忽然想捉弄他一下,便学着鬼的声音说到:打不开啊,....打不开啊....小周立刻提着裤子跑出来,吓得面无人色.伟看着他的样子,大笑起来,是不是尿裤子啦?说着,自己也去上厕所了.小周气坏了,你这个小子等我报复你,伟走进厕所里一格,忽然,他听到了声音:打不开...打不开....他以为是小周在报复他,便笑着说;小周,你还想反过来吓我啊.没用的.于是,他一间一间的开始开门,开到最后一间时,里面出现了任晨那张痛苦得变了形的脸,眼睛比杯子还大,啊啊...!!!伟吓得大叫有鬼啊!!任晨对着他冷笑了几声后,便消失了....等到朋友们赶到时,只见伟的裤了已经湿了一大片了.....给你一个忠告;晚上不要去看便器中自己的脸,因为那是你死时的样,如果是老的你还好,如果是年轻的就..

  33.故事发生在日本,一位老太太搬到一间传统日式的平房,老太太非常节俭,因此对一切生活上的花费,必明察秋毫. 在这间新房中,让老太太感到不对劲的是电表的指数,老太太自认为用电很节省,可总觉得电费比想像中的高出一些.有一天,老太太决定关闭家中所有的电源,在儿子家暂住一个星期,以检查电表有何变化。

  失望之下,老太太却意外地发现电话机座旁边有一条陌生的电线。 老太太赶忙将电话桌搬开,赫然发现该条电线是通向地底的!见到这种情景,再加上老太太的个性。于是她找了挖土的工人来将地面挖开探究电线究竟通到何处。 工作使命地挖呀挖呀,大约挖了一公尺深的时候,碰到一个硬硬的东西,再继续挖下去。才发现埋在地底下的居然是一个冰箱。 工人们打开冰箱一看,赫然发现一具女尸,其脖子上有一道轻紫色的勒痕,舌头吐出,眼睛瞪得大大的,眼球朝向左上方,仿佛在乞求冰箱的门早日打开。

  尽管是在冰箱中,可是由于冷度不够,已经开始肿胀发臭,冰箱中漾着令人作呕的尸水。 后来在查案中才发现,这间房间原来住了一对医师夫妇,但是当老太太接手此房子时,医师的太太已经不见了。 我一直纳闷的是,该位医生为什么要采用那么诡异的方法来掩藏尸体呢?

  34.某大是一所以艺术著名的大学,我就在这所大学的美术系,专攻油画.在这里,像我一样的学子有如过江之海,为了以后能有一份高薪水的工作并讨一房漂亮的老婆,我不得不日夜努力. 我们系教学楼的3至7楼对外出租,学生可以每个月花50块钱租一个小课室.这个学期我去晚了,只租得了七楼一间.太高了,没人愿意去.现在整个七楼只有我一人,我想这样也好.安静.我喜欢画人体,特别是那些线条很美又白嫩的女体,有很深的向往和疾迷.

  只是我没有MODEL,只能靠自己的想像和从画册电影中得来的一些记忆.我的课室里只有两把木椅和一只画夹,和许多的颜料. 这晚,我支好画板构思我画中的女主角,突然一阵轻微的敲门声传来,我诧异这么晚了会是谁呢?这楼层极少有人来的,我看了一下表,刚好十点半.我拉开门,发出吱嘎一声响,长长的尾音,在这空旷的七层显得格外刺耳.这门,该上油了,门外站着一个女孩子,样子很清秀的那种,只是脸色有些苍白.同学,有什么事吗?我问,打扰了,我是对面课室的.我觉得很无聊,你给我讲个故事吧.女孩儿淡淡地开口,苍白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我很疑惑,我记得对面没人的呀.可能是新来的吧,我想.于是我把她让了进来,她在我画了一半的人体画面前停了下来,很认真的看了一会儿,你在画人体呀.我可以做你的MODEL.但是,你要讲故事给我听哦.我有点惊呆了,想不到这样的好运可以降临到我这样霉得掉渣的人身上.这样精致的女孩子....我红着脸点了点头.我兴奋的把我的经历讲给室友们听,谁想他们大惊失色,原来教学楼曾经死过一个女生,据说当初女生因走错了课室而认识了一个男生.

  那个男生对她一见钟情并请她做自己的MODEL并每周讲一个故事给她听,后来女孩怀了他的孩子,而且不同意把孩子打掉.于是那天男生拿了一瓶药逼女孩喝了下去,那天正是他们认识的第七个星期,那晚男生还没来得及按照约定讲故事给女孩.因为女孩因失血过多死在那个课室.就在714!714!我一惊,我的课室正在714!我突然脊背发凉,觉得有点恐怖.但马上就镇定下来,我不是个迷信的人,于是我依然我行我素,每周和女孩见面,并讲一个故事给她听.她总是在夜里十点半准时来敲我课室的门.

  时间过得好快,我已经画好六张人体了,今天是第七晚,第七晚!我不禁想起了那个传闻,顿时汗毛直立,我用力甩甩头,想排除这些见鬼的晦气想法.真是!那么漂亮的女孩子,不知怎么,今晚女孩还没来,已经过了十点半了.我感到有一点因,可能是近几日太累了吧.....画完了人体,照习惯是该我讲故事给她,可否知为什么,我今天就是一个故事也想不起来.可能是太困了吧,我想.就连她也看起来那么不真实,就像在梦里一样.她走到我面前,淡淡地开口:你怎么不讲故事给我听呢?我抬起头,刚好对上她苍白的脸,她的头倾向我的方向,长长的黑发披着,挂在脸的两边.那眼神,空洞而无神,我一惊,打翻了一罐颜料,红红的液体顺着她的短裙和她的双腿流了下来.红得惊心,我不禁又想起了那个传说.仿佛看见女孩扭曲的脸,她大声喊着:还我的孩子!还我的孩子!并将血淋淋得双手向我伸来,啊...不不..不要过来....!我害怕极了,大叫着跳了起来.然后我看见周围熟悉的事物看见我还未画完的油画,啊!原来是梦!我擦了擦额角的冷汗,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可是突然我感到有只手轻拍我的肩膀,你今天怎么没讲故事给我听尼?我猛地回头,看见女孩的脸,她的头倾向我,长长的黑发披着,挂在脸的两边,那眼神,空洞而无神....

  35.这是我亲身经历的事情,我一直没有告诉同宿舍的同学,因为这件事太离奇了.就连现在将它讲给你听我也仍是心有余悸.我现在还清楚地记得,那是临近期末考试的一个周五的晚上,我去东一四楼的通宵复习.那天我特别累,加之书又不懂,不知不觉就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一阵冷风吹醒了,向窗外一瞅,什么也看不见.空气中带着很浓的泥干的腥味,可能是下雨了吧!我抬手一看表,已经是三点多了.教室里的人已经都走光了,灯在夜色中忽明忽暗地闪着....

  草草地收拾了一下,我就背着书包准备走人了,刚走到门口,我听到外对的教室里有翻书的声音,都这么晚了,谁还这么用功?不会是我们系里的那个壮汉吧.我想着就走了进去,教室里黑漆漆的,只有靠窗的那个灯还亮着,灯下的课桌上放着一本书,书页被风哗哗的吹动着,.....谁这么冒失?我忍不住走过去看看是不是我们系里的谁丢的,走到眼前才发现是一个破旧的日记本.还是走吧!别人的日记最好别看,走到门口时,我忽然想到,窗子明明是关着的,而且我一丝风也没有感觉到!本子怎么会翻得哗哗响呢?

  我不由得慌了起来,该不会是见鬼了吧!平时看过得那些恐怖故事和电影的情形一下子涌了出来.我觉得空气中的腥味更加浓重了,还有些刺鼻,几乎让人窒息,灯光也抖动得厉害.我不敢回头看,只好连奔带跑的下到了二楼,这时,我的心才稍微安定了些.拐过楼梯,我发觉楼道里有一个人影,离我有一二十步远,穿着九七级的校服.有人作伴了!太好了!于是我快步走了上去,我的脚步很响,可是他一直没有回头,走近了,我发现他是一个很瘦的小伙,校服肥肥大大的.很不合身,脚步很轻,我根本听不到声音,这时刚好走到了一个昏暗的角落,他突然回头,我看见了一张清秀的脸,只是脸色苍白,双目无神.看得出来他身体很差,我不禁打了个冷战,他的笑容好奇怪啊!

Copyright @ 2011-2019 大可以行业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联系QQ:  邮箱地址:21123@qq.com

 备案号: